VIP,享尊貴服務 | | 加入桌面 | 手機版 | 無圖版
 
都市118
 
 
當前位置: 首頁 » 高端訪談 » 圖文訪談 » 正文

是誰拿走了中國酒店的多半利潤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8-08-14  來源:李志軒  瀏覽次數:450
核心提示  中國酒店業的當務之急是必須創立發展自己的品牌。
   根據歷年國家旅游局發布的全國星級飯店統計公報所發布的數據,全國一萬多家星級酒店,從年利潤來看,五星級酒店收入突出,四星級酒店效益平平,三星級酒店虧損嚴重。根據筆者多年來的統計大概得出一個結論,歐洲、特別是美國的一些品牌酒店管理公司占據了中國近四成的高端酒店的管理市場,攫取了近六成的利潤。反過來,由于酒店業的競爭激烈,由于經營管理的能力不足,更由于許多業主的盲目無知,中國人自己投資的酒店有80%左右處于微利或虧損的狀態。
 
  有趣的是,歐美這些品牌酒店管理公司一般不投資酒店,他們只是輸出管理,簽上一個委托酒店管理公司經營的合同,便可從中國業主口袋里掏走大把大把的鈔票。他們的輸出管理的核心說到底就是輸出品牌。而五星級酒店雖然表面上業績不錯,但是中國業主多半拿不到利潤,許多業主還要給酒店不斷輸血以維持表面上的繁榮。
 
  輸出品牌說得比較委婉,其實就是賣品牌,而品牌是什么東西呢?品牌就是一種符號,符號是一個虛擬的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奇怪的是,這個虛擬的東西很值錢,它可以讓人們著了魔似地心甘情愿地用很多真金白銀去換它。比如歐美在中國經營著許多虛擬化的品牌,從化妝品到鞋包、服裝,從汽車、電腦到電冰箱、電視機,從技術專利到消費宗教,都在用虛擬的品牌瘋狂地剝削著中國人。一個上萬元甚至數十萬元的路易威登小皮包,可能成本只有幾百元;一雙耐克鞋售價假定1000元人民幣,在東莞的生產廠家裕元工業只能拿到100元,負責運輸和銷售的中間商要拿走450元,而美國的品牌所有者耐克總公司也拿走了450元。這是一種多么殘酷的剝削,是在馬克思的《資本論》中所沒有讀到過的一種血腥的剝削,是世人、特別是中國人還沒有認識到的一種殺人不見血的剝削。品牌的剝削是可以百分之一千的利潤率,而馬克思筆下的資本家的剝削率不會超過百分之百。
 
  無可否認,歐美各國一些品牌酒店及其管理集團確實對中國的酒店業發展起了不可估量的促進和借鑒作用。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國人紛紛走出去學習西方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理念,特別是酒店業,中國徹底顛覆了以往的招待所模式,酒店無論是在建筑結構、設施設備,還是在裝修風格、管理方式以及服務意識上,都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而到了90年代,國外品牌酒店管理集團紛紛搶灘中國市場,迄今為止,西方幾乎所有知名品牌的酒店管理公司都在中國有其聯號酒店。原先國外的品牌酒店主要是在中國的一線城市安營扎寨,近些年來由于這些品牌酒店集團之間競爭的激烈,他們為了搶食中國酒店這塊頗具吸引力的蛋糕,又把觸角伸向了中國的不發達地區和二、三線城市。
 
  只要冷靜地稍作觀察,我們就會驚訝地發現,中國的哪一個行業也沒有像酒店業這樣對外開放得如此之早,對外引進的品牌如此之多,外國人把持著高端酒店管理大權的人數之多、陣勢規模之大,令人咋舌。
 
  試想一下,中國的各級政府引進了多少國外的管理人才?你見過幾個市長、省長是由外國人擔當的嗎?中國的高等院校、研究所、各類企事業單位,有多少頭頭腦腦是由外國人說了算的?
 
  如果說改革開放時我們必須花些學費去向人家討教如何設計、建設和經營酒店的話,那么幾十年后我們還有沒有這個必要再去請那么多洋鬼子來管理我們應該自己可以管理得好的酒店呢?
 
  如果說那些外國人自己在中國投資酒店,靠自己的經濟實力和誠意來和我們競爭而分得一羹,我們是歡迎而又鼓勵的話,那么我們中國人投資的那許多酒店,就讓外國品牌酒店集團不花一分錢成本就賺得盆滿缽滿的,我是大為疑惑不解的。
 
  如果說我們為了引進世界先進的管理水平和管理理念,而在一些一線城市規模較大、業主實力較強的酒店有選擇性地輸入外國品牌酒店集團,是無可厚非的話,那么,我們許多酒店業主一哄而上,趕時髦地互相仿效,不考慮自己的經濟實力,不核算自己的成本回報,不研究所請的管理公司是否適合自己的酒店,就盲目地把自己的酒店委托給外國酒店集團管理,這是我不贊成的。
 
  那么,國外品牌酒店集團通過和我們業主簽訂的委托管理合同賺了哪些錢呢?
 
  首先是品牌費。
 
  什么是品牌費呢?前面筆者提及,品牌就是符號,就是一個名稱,就是在你中國人投資的酒店名字后面掛上所委托管理的那家國外酒店集團的名稱,為了滿足中國人的虛榮心理,外國人把自己的名稱放在后面,把你的名稱放在前面,不管前面后面,外國人只要能賺到錢就行。
 
  為了牢牢地把你拴住,除了名稱,你必須要用他們酒店集團的統一標志,英文叫“Logo”,他們美其名曰,這是為了酒店集團的品牌標準化,便于世界消費者的辨認識別。其實哪一天你業主感到上當了,不愿意委托他們管理了,那么你就必須拿掉Logo,更換酒店名稱。你會發現去掉名稱很容易,因為起碼自己原來有個名字,但是Logo只有一個,你要自己重新設計。不但要去工商局修改注冊,酒店的所有產品印上去的名稱Logo、包括酒店招牌都要更換,不但費大事,而且花大錢,有時我們中國業主往往怕麻煩,想想算了,還是繼續合作吧。好,要他們管理酒店,就必須掛他們的名稱和Logo,就必須交費,有的是明收,有的是暗含在管理費中,少則幾十萬,多則一、二百萬,你要知道,買的就是一個符號啊!
 
  其次是基本管理費。
 
  這是國外酒店集團收取的一筆天經地義的費用。什么叫作管理費?我們中國企業做生意,報價的最后一筆費用就是管理費,顧名思義,就是公司為了勞務輸出而產生的管理人員的費用,這些管理人員要對派出的人員進行技術支持,因而發生辦公費用、差旅費、管理的智慧費等等。
 
  國外酒店集團之所以收取基本管理費,是因為酒店集團派駐管理人員進駐托管的酒店后,集團管理機構要對這些管理人員進行技術支持,與業主之間溝通,為維護集團的標準化管理和服務進行指導培訓和檢查。
 
  基本管理費對于各個酒店的委托管理合同的標準是不同的,它是按酒店當年營業收入的比率提取的。
 
  我們改革開放初期,由于我們急于引進西方的酒店管理模式,而國外酒店集團進入中國市場的鳳毛麟角,所以當時收取業主的基本管理費一般是在8%~10%之間,少數合同超過了10%。20世紀90年代開始,大量的國外酒店集團涌入中國,由于競爭的激烈,中國業主的漸趨成熟,委托管理合同中的基本管理費降到3%~5%之間,近年來基本維持在3%左右。
 
  請讀者注意的是,不管業主投資的酒店是否賺錢,只要酒店開門營業,只要酒店有收入,業主每個月必須按照合同約定的比例將管理費劃撥到管理公司賬戶上。讀者不要小看這個比例,就我長年跟蹤的數據來看,許多五星級酒店的利潤還不到收入的10%,若按營業收入的5%提取基本管理費,那么管理公司就要拿走全酒店的一半利潤,要知道,這僅僅是其中一筆費用!
 
  為了掙得基本管理費,有的國際豪華品牌的酒店管理公司在中國的聯號酒店開業時往往打出很低的房價,對業主解釋說是為了搶占當地酒店的客源市場,是一種集團的銷售戰略技巧,但其實是通過低價促銷,迅速地提高酒店的住客率,也就是迅速增加了酒店的營業收入,有了收入,管理公司才有提成,至于低價銷售是否擾亂市場,是否給業主帶來經濟上的損失,管理公司是不考慮的。
 
  第三筆是獎勵管理費。
 
  除了穩穩賺取的基本管理費外,國外酒店集團在簽署的委托管理合同里還要規定,若是管理有方,酒店有了贏利,業主還必須付給一筆獎勵管理費,其提取比例一般為酒店利潤的8%~10%。
 
  大凡初次接觸這類合同的業主,對這種費用的收取都沒有什么意見,你想,人家外國人不遠萬里、不辭辛苦地來到中國,為你服務,替你酒店還賺了利潤,人家只提出拿走8%~10%的份額,難道不近人情嗎?
 
  但是,等到酒店年終結賬,管理公司從賬上劃撥走獎勵管理費時,業主才如夢初醒地發現,利潤的概念在業主和管理公司之間存在著多么大的差距。
 
  管理公司所謂的利潤概念是:酒店收入—費用—成本—稅金=利潤;而業主頭腦中的利潤概念是:酒店收入—費用—成本—稅金—X=利潤,這里的X可能是折舊,可能是銀行貸款利息,可能是租金,也可能是產權式業主回報(產權式酒店的返租支出)。
 
  作為業主你也許會大叫大嚷地爭辯說,這樣的利潤只能叫毛利潤,只要不考慮X費用,這樣的生意大家都會做,這種買賣十有八九都會賺錢,投資酒店的風險幾乎是零了。而那些被委托的外國酒店集團也會理直氣壯地辯解道,你看看世界上哪個管理公司不是這樣收取獎勵管理費的?要是按照你們業主那樣的利潤算法,那我們管理公司到猴年馬月才能拿到這種獎勵管理費?
 
  在這里,管理公司偷換了利潤的概念,他們所說的利潤其實是酒店的毛利潤,而我們業主所說的利潤是酒店的凈利潤,凈利潤才是真正的資本利潤概念。
 
  打個比方來說,你租借了他人的房屋開了一家超市,每年年終盤點超市利潤時你會怎么計算呢?把超市一年來的經營收入,扣除人員工資、水電、維修費、差旅費等費用,減去進貨成本,再扣減稅金,這就是毛利潤。但是,還有一筆大的開支沒有計算,這就是房租,你必須從收入中再扣去房租,才是你真正的一年所得。
 
  我們中國許多委托外國酒店集團管理的高檔酒店,其凈利潤為負數,但是,業主還得按照所簽訂的合同以毛利潤提取獎勵管理費的算法,付給管理公司一大筆錢,沒有道理可講,誰讓你被人忽悠、傻乎乎地跟人家簽了合同呢?
 
  第四筆是外聘管理人員的工資福利待遇費用。
 
  委托管理合同關于這點一般是這樣寫的:“管理公司派駐酒店工作的管理人員均受酒店雇傭,其住宿、交通(包括市內交通)均由酒店負責;工資、獎金、休假、醫療、人身意外保險等均按與業主所簽合同執行;每年享受二次有薪探親假,每次假期15天(在途時間另計),其交通費實報實銷。”
 
  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小點規模的酒店業主會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一般國外酒店集團的管理合同會寫上八個左右的外派人員,大概由以下管理人員組成:總經理、駐店經理、財務總監、客務總監、餐飲總監、行政總廚、工程總監、人力資源總監。
 
  我們來簡單估算一下,四星級總經理的年薪約80萬元,五星級總經理的年薪約為150萬元。所有外聘人員的年薪加起來,四星級酒店這八個人的工資總額約為270萬元/年,五星級酒店這八個人的工資總額約為450萬元/年。
 
  請讀者謹記,所有外聘人員的工資是稅后收入,而且這是世界各個管理公司的通用條款,酒店業主必須為這些工資所得稅買單。
 
  另外,每人每年的獎金、醫療、交通等費用,無論是四星還是五星級酒店,其管理團隊在這方面的支出約為幾十萬元。加之總經理的住宿需要酒店專門安排一個套房,其余管理人員須為各人安排一個單間客房,酒店開業之前業主需花費近百萬元/年為他們在其他酒店提供住宿,酒店開業后業主在自己店內安排客房,若計算費用也應在百萬元/年左右。
 
  另外,管理人員的餐飲費、洗滌費、辦公用品等開支,大約又需要大幾十萬元/年。
 
  根據歷年度全國星級飯店統計公報的數據顯示的利潤計算,五星級酒店的年利潤正好與管理公司的所得(品牌費、基本管理費、獎勵管理費)以及外聘人員的工資福利待遇相抵。而四星級酒店呢,用所得的區區利潤減去管理公司的所得加上外聘人員的各項收入開支,業主還要倒貼幾百萬元。
 
  需要說明的是,《統計公報》中的利潤已經是計算過管理公司上述費用的數字,而統計的五星級酒店有許多并非國外酒店集團管理,我之所以做一次簡單的算術,是為了提醒我們中國的業主,這筆費用你愿意承擔、而且是能夠承擔得起的嗎?
 
  第五筆是虛擬收入。
 
  讀者對此名稱可能不大理解,這是我的制造,讀者聽我說完這段話自會明了。
 
  委托管理合同中常常有明確規定,業主在接受管理方的同時必須服從酒店管理集團的統一管理標準,否則會造成管理難度或是品牌質量標準的下降。比如像前臺接待軟件,幾乎所有的歐美酒店管理公司都會采用OPERA系統,它是美國Micros Fidelio公司旗下的一款多功能用途的酒店管理軟件,其功能幾乎可以覆蓋酒店任何部門,而且漏洞較少,唯一的缺點是太貴,每年的維護費就要近30萬,而且還有昂貴的升級培訓費。
 
  20年前,由于我們自主研發的酒店管理軟件比較落后,許多高星級酒店只能購買國外產品,那時購買一個酒店的OPERA系統大約需要花費一百萬元。
 
  近些年來,酒店管理軟件市場競爭激烈,西軟、中軟、泰能、千里馬等品牌的管理軟件漸趨成熟,它們以其價廉的優勢沖擊著OPERA的市場,迫使OPERA價格飆落,跌至30~40萬元。但是,OPERA與只有幾萬元的國內品牌相比,無論是價格還是維護費、升級培訓費,都是令許多中國酒店業主望而生畏的。
 
  不過,由于業主在所簽委托管理合同中的疏忽,由于外方管理團隊的堅持,業主只好屈服掏錢購買昂貴的OPERA系統。這是美國通過技術壟斷在全球范圍內進行的一種專利剝削,這種剝削就是搶錢行為。技術專利費不能永無止境地收下去,否則,這群美國人不用干活就可以長期占有別國人民(主要是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的勞動成果,但現實情況是,Fidelio公司在各個酒店集團的密切配合下,綁架了無知的中國酒店業主,在業主將錢匯進Fidelio在中國分公司的賬戶時,該分公司是否會將一定比例的費用獎勵給推薦產品的酒店集團或該集團派駐酒店的管理團隊,只有他們雙方知道。
 
  據歷年度全國星級飯店統計公報發布的數據,近些年三星級酒店的利潤均為負數,二星級和一星級酒店的利潤為1~5萬元/家,也就是說,中國三星級以下的酒店若是購買了這種價格虛擬的OPERA系統,就會永遠背上虧損的包袱。
 
  國外品牌的酒店集團還通過推薦歐美的一些設計公司,給我們的許多高星級酒店進行概念設計(他們沒有出施工圖的資質),而我們的許多業主對他們頂禮膜拜,趨之若鶩,殊不知一些大牌設計師從我們可憐的業主口袋里掏走了多少真金白銀。另外,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以美國為首的外國酒店集團推出了一種“特許經營”的輸出管理方式,輕松地從高星級到經濟型酒店的業主那兒賺取了大量的所謂品牌加盟費,這是比前面提及的委托管理方式還要登峰造極的剝削手段,酒店管理集團只負責做廣告和酒店產品設計,在全球推廣品牌符號,不斷增加知名度和美譽度,從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搜刮民脂民膏。這些細節會在以后的文章中提及。
 
  中國酒店業的當務之急是必須創立發展自己的品牌,中國酒店業不應該各自為政或單打獨斗,由于中國的體制有其優越的一面,政府可以整合各方面的資源,逐級成立一個強有力的領導集團來指導酒店的建設和經營管理。中國能夠成為世界加工廠,中國制造紅遍天下,中國創造的步伐也在邁出國門,那么我們為什么不能匯聚各方面精英,憋足了勁,創立起自己的民族品牌,不再受歐美酒店集團欺負剝削了呢?
 
 
  作者簡介:陳新,南京人,中國作家協會江蘇分會會員。1981年進入南京金陵飯店籌建處任英文翻譯和培訓老師,1983年金陵飯店(五星)開業后,先后任職于前廳部、營銷部、總經理室、工程部和商場部。1997年任南京金鷹國際酒店(五星)行政總監。1998年任沈陽金都飯店(四星)執行總經理。1999年至2002年,任南京黃埔大酒店(四星)總經理兼無錫蠡湖賓館(三星)總經理。2003年至2004年,任長沙君逸康年大酒店(四星)常務副總兼工會主席。2005年至2007年,任長沙時代帝景大酒店總經理。2008年任長沙隆華國際酒店(五星)總經理。2009年任黑龍江齊齊哈爾匯博集團總經理兼君匯國際酒店(五星)總經理。2010年至2012年,任長沙金麓國際大酒店(五星)總經理。2013年至2015年,任湖南原弘產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兼湘潭新都酒店(五星)和晶都酒店(三星)有限公司總經理。2016年至今任方廷(香港)酒店管理公司總顧問,兼湖南、四川、江蘇等省的酒店顧問。已出版譯著和專著18部,在報紙和期刊上發表各類文學作品及飯店論文二百余篇,累計出版三百多萬字,其成果被收入《中國世紀專家》、《中國當代翻譯工作者大詞典》以及《當代湘籍著作家大辭典》。
 
 
關鍵詞: 酒店利潤
 
[ 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品牌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都市118
?
 
 
文明 協會 舉報 行業 110

魯公網安備 37020202000193號


日韩视频无码中字免费观